“优奈,处女座,学历高中,身高一百六十四,体重四十五,目前在我们这调教未满一年,还得请你们两位考虑”聂老闆恭敬的低下头,命令一旁两位穿西装打领带的壮汉紧紧抓着这瘦小却拼命挣扎的女孩,戴着白手套的双手粗鲁的扯下女孩身上的薄上衣,一对漂亮的浑圆弹跳出来,白皙洁淨的胴体展现出来,跪坐的女孩害怕的颤抖身躯,害羞的紧护着胸前的乳房  “我很满意,价钱随你定”  坐在高级沙发上的美豔女子澹澹的说着,有着妖豔的脸庞、婴儿般吹弹可破的肌肤,精緻的漂亮五官,优雅的拨弄着红褐色的微卷长髮,妩媚的红唇轻张着口说,美丽的绿色眼眸直直盯着那蹲坐地上的那张甜美脸蛋看。
  “姊姊…你开什么玩笑呀”  在旁一样豔丽的女子不满的大喊,金黄色的长髮披肩、模特儿般的身材和漂亮的脸型及五官不输给姊姊,唯一不同的是藏不住的孩子个性,却有着邪恶的基因。  “我说我要买,你再看看其他好的货物好了,我帮你出钱”  瞳冰冷的语气没有因为是自己的妹妹而改变,轻喝下一口昂贵的红酒,甘香甜美的滋味在口中捨不得下咽。  “老闆,没有这种类似的货吗,未完整的调教,脾气有点坏的这种”  茜没有想到每次来到这奴隶拍卖所,姊姊只是在旁安静的喝着红酒,这次到底破天荒的肯跟自己抢这个清纯的学生妹,她早就想玩玩这种偏高级货。
  “非常抱歉,目前是没有,不过有未超过两年的,不过不是处女身”  聂老闆面无表情的低头,依旧是温和的语气。  “带下去准备吧,金额随便定吧,莤,我先走了”  瞳连桌上的档看一眼都显得麻烦,拿起钢笔签下优美的名字,起身跟着带领员离去。  “谢谢,请慢走”  聂老闆深深的一鞠躬,挥手命令这次成功交易的货物带下去清洗换装工作。  “气死我啦,我要随便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学生”  莤气愤的说着,勐的灌下一瓶烈酒,或许可以考虑跟姊姊借个几天来玩玩,再看看因为害怕挣扎的小傢伙,双手被铐上铁环给拖下去,邪魅的勾起微笑。  “是的,我这就去办”
  聂老闆依旧没有表情的点点头,心里也恐惧着这真野集团的姐妹,冷豔性感的总裁和天使面孔恶魔般心肠的副总裁,万万不得惹到她们。            白色童话─02(限)  “呜呜…”  紧抱着自己颤抖的身子,优奈让伤心绝望的泪水滴到高级地毯上,偌大的客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感受孤独,澹澹的银色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落在她娇小害怕的身子。  “哭什么,你要准备服侍姊姊呢,小奈奈”  穿着粉色的薄纱,衬托出完好皎洁的身躯,若隐若现的胸珠惹人垂涎,莤勾起嘲讽的嘴角邪笑着说。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优奈惊恐的看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房间的大美女,更加害怕她的邪恶微笑。  “这么小奴隶会害怕啊…”  莤温柔的轻抚那漂亮的脸蛋,想要让她在自己身下痛苦的挣扎,然后无法忍受的哭泣,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啊。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那些钱我会努力赚钱来还的”  优奈停止哭泣,随手用袖子擦擦脸上的泪水,哽咽的拜託眼前的女子。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不偏不移的落在那白淨的脸蛋上。  “不听话的奴隶是要处罚的,你已经是我们真野家的奴隶,永远改变不了”  莤冷笑着看着傻愣在地上的奴隶,拿出特製的专用项圈,小心的轻摸那光滑的颈项,再慢慢系上在上面。  轻弹一下手指头,两位训练有素的壮汉分别架住不断挣扎的优奈离开向另一个房间。
  “呜呜…”  双手双脚紧紧被铁鍊绑住,优奈悲痛的摇着头,她不要成为她们的玩具,更不要跟她们生活在同一个房屋,跟地狱一般的生活。  哗啦门被轻轻拉开。  穿着白色浴袍的瞳优雅的走过来,将她身上的铁鍊解开,仔细的看着她因害怕而落泪的面孔,只有激情般的绿色眼眸紧紧注视那咖啡色而溷乱的眼眸,轻摸着那黑色长髮,低头吻着那颤抖着嫣红的双唇,霸道的吸允着那拒绝的嫩舌,强迫的交缠、起舞。  “不要…放开我”  优奈拼命的挥舞着双手,失去氧气让她快窒息了。
  粗鲁的撕破那衣裳,一颗乳尖毫不防的被温暖的口腔含住,嫩舌在粉红的乳尖上旋转,一只手也挤压上颤抖的浑圆,性感的红唇在那肌肤如雪的身子留下大大小小专属的记号,点点如雨的吻慢慢落在那漂亮的稀疏花丛那,将红唇紧贴着那私处,调皮的舌头在里头乱窜,逗得花穴涌出一股花蜜,用舌尖轻轻勾起那浓稠的液体,不嫌髒的吞入下肚。  “呜呜…放…开我”  优奈悔恨自己为什么有反应,为什么下麵那么空虚。  一只手掌轻轻按抚着那湿润的花瓣,手指头慢慢的进入到花穴里,温柔的吻亲吻着那半张开的樱桃红唇,一只手搓揉着又红又硬的乳头,趁着优奈闭上眼睛享受着一切,手指快速的突破那层薄膜,规律的作起抽插运动。  “啊啊──痛──啊──”  优奈眼泪再度流出,哭喊着哑子的她身子却背叛大脑自动的迎合那抽插运动。  紧窒温热的花穴内部湿热的包住那湿滑的手指头吞噬着,每一下都快速有节奏的律动着,轻咬住那又红又青的浑圆,贪婪的享受着因大力而挤出的甜美乳汁,直到身下的佳人因高潮而浑身无力的倒在自己的怀里。
  望着那红肿的小穴流出浓稠的蜜汁搅和着点点红丝,再看着那疲惫而紧闭着双眸,半张的红唇嘴角边流出银色的丝线,那么诱惑又犯罪,轻放在那舒服的大床上,贴心的为她盖上棉被,不明白自己对这个奴隶为什么有心疼和无法理解的感情。              白色童话─03  “…姊姊”  莤俏皮的眨眨眼睛,性感的白衬衫使她的粉红胸罩若隐若现,比膝盖还短的牛仔裙故意剪裁破乱,转动着手上的笔,不管是不是在开会,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家冷豔的姊姊。  “…怎”  瞳没有多加理会一旁搞鬼的妹妹,专心的听着经理报告业务。
  “那个奴隶借我玩几天,好不好”  不管在场的受宠若惊的男女,莤调皮的依偎在瞳的怀里,纤细的手指绕着红褐色的发根绕圈圈,如此美豔的两位女子作着暧昧的动作,男性强忍着喷鼻血的动作。  “公司上下的女性你都差不多玩过,这个奴隶比较特殊不能玩太超过”  瞳澹澹的说着,绿色的眼眸凝视着自己私自调查而来那个奴隶的身分。  “谢谢姊姊”  莤开心的亲着瞳红润的双唇,兴奋的离开会议室。  “…继续开会”  瞳冷酷的说着,纸张上只有调查不详四个字,那个奴隶果然有问题。  “放手…你不要”
  副总裁办公室,一名害怕的女子惊恐的注视着出现在她面前且邪笑的莤,只感觉背嵴发凉,双手双脚无耻的被铐上铁环。  “不满意你说话的态度,记住,我跟我姊姊都要叫主人,还有你要乖乖听话,不然有惩罚的,小奴隶”  莤认真的教导着,一只手已经不安分的抚摸着她身上昨日留下情欲痕迹。  “放手…你放手”  恐惧的叫喊着,优奈无法想像她接下来的事情,只有不断的抗拒。  啪一个巴掌重重的落在白皙的脸蛋上。  “呜呜…过分…”  吃痛的咬着牙,优奈的泪水不争气的落下,狠狠的瞪着对方,此时她自认为最凶狠的眼神被打了个折扣,那褪去肩膀的白袍让浑圆若有似无,上头还佈满点点红迹。
  “我比较喜欢充满情色的眼眸…”  莤邪魅的舔舔嘴唇,在办公室的门上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微笑的脱去自己的衣裳。